立即打开
从“立春”和“立了春”说起
原标题:从“立春”和“立了春”说起

立春是我国传统的二十四节气之一,也是二十四节气之首。立春,为新一年的开始,《史记》卷二十七:“立春日,四时之(卒)始也。”唐代司马贞索隐:“谓立春日是去年四时之终卒,今年之始也。”

在民间立春有很多传统习俗,如贴“春”字、吃春卷等,还有“打春”习俗,又叫“鞭春牛”,因而立春也称打春。

立春节气从古至今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又因其与百姓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故而出现了大量的民间谚语。这些谚语多涉及农事与气候,如:立春一日,百草回芽。立春一年端,种地早盘算。立春雨水到,早起晚睡觉。立春寒,一春暖。立春一日,水暖三分。立春天气晴,百物好收成。打春下大雪,百日还大雨。立了春,赤脚奔。立过春,阳气冲。打罢春,有阳气。打了春,冻断筋。

在民间谚语中,立春的使用可以分为两类情况:一类是直接用“立春”“打春”;另一类是扩展用法,即在中间插入成分,如“立了春”“立过春”“打了春”“打罢春”等。不仅立春有这样的用法,二十四节气中的立夏、立秋、立冬与立春一样也出现了相同的两种用法。第一种用法如:立夏汗湿身,当日大雨淋。立夏不热,五谷不结。立秋下雨人欢乐,处暑下雨万人愁。立秋摘花椒,白露打胡桃。立冬有食补,春来勇如虎。立冬晴,一冬晴;立冬雨,一冬雨。第二种用法如:打了春,立了夏,先种黍子后种麻。立了夏,把扇架。立了秋,把扇丢。早上立了秋,晚上凉飕飕。立了秋,哪里下雨哪里收。立了秋,挂锄钩。立了冬,土不生。这些民间谚语非常贴切地反映了日常生活,口语化特征尤为明显。除了民间谚语,中国古典小说名著中也出现第二种扩展用法。如:《西游记》第五十六回:“行者只当不知,且满面赔笑道:‘哥呀,若是这等打,就打到来年打罢春,也是不当真的。’”《醒世姻缘传》第二十四回:“日月俱有光华,星辰绝无愆价,立了春,出了九,便一日暖如一日,草芽树叶渐渐发青,从无乍寒乍热的变幻。”《红楼复梦》第四十一回:“那堂客笑道:‘立了秋有半来月,早晚风凉衣薄,故此手冷。’”这些小说中人物语言通俗,也具有口语化特征。

《现代汉语词典》对立春的释义如下:“①[名]二十四节气之一,在2月3、4或5日。我国习惯上以立春为春季的开始。②(D//D)[动]交立春节气;春季开始:立了春,天气就要转暖了。”立夏、立秋、立冬的解释与立春相类似。《现代汉语词典》凡例对这样的结构有明确的说明:“有些多字条目的注音在中间加双斜线‘//’,表示中间可以插入其他成分。同一个词有的义项中间可以插入其他成分,有的义项中间不能插入其他成分,整个词的注音连写,可以插入其他成分的义项在义项号码后面加括号标注(D//D)如【发言】fāyán①(D//D)……②……,表示“发言”的义项①可以插入其他成分,义项②不能插入其他成分。”语言学把这类词称为离合词。离合词是意义上具有整体性,但中间能够插入其他成分,可以做有限扩展的词。从其概念上看,它是“词”,但实际的使用中,它与我们认知中的词有所不同:它意义凝固表现为词的特征,结构上中间可以插入其他成分,这种可以扩展性表现为短语的特征,但是其扩展形式有限,又与短语不同。所以,它有词的特点也有短语的特点,但又与词和短语都有不同。母语为汉语的人运用离合词可以不假思索,但是其亦词亦非词的特性给学习汉语的外国人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外国人弄不清楚什么时候可以拆开来用,什么时候不用拆开,中间又可以插入什么成分,并且什么成分是必须放在中间说的。这正是因为离合词具有不规律性,表达的自由性,表现力的丰富性。

像“立春”一样,一个或多个义项可以扩展使用的离合词叫作多义离合词。多义离合词可以分为两类:一是个别义项可以插入成分,一是所有义项都可以插入成分。个别义项可以插入成分的,如“学徒”,《现代汉语词典》释义:“①[名]在商店里学做买卖或在作坊、工厂里学习技术的年轻人。②(D//D)[动]当学徒:学了一年徒。”“学徒”有两个意思:一为名词,表示“学技术的人”,不能扩展;一为动词,表示“当学徒”,可以扩展为:学学徒,学过徒,学了一年徒。同样,前文关于立春谚语中的第一类是名词用法,第二类是动词的用法。还有一种情况是所有义项都可以扩展使用,如“搬家”,《现代汉语词典》释义:“(D//D)[动]①把家迁到别处去:他去年就搬了家。②泛指迁移地点或挪动位置:这家工厂已经搬家了。”“搬家”共有两个义项,都是动词,且两个义项都可以扩展使用。第一义项扩展形式有:帮张师傅搬好了家,把家都搬到田边上来了。第二义项扩展形式:脑袋已经搬了家。当然,可以扩展使用并不是说它一定扩展使用,不扩展使用是更为常见的情况。

多义离合词可以按照义项是否全部离析来分类,但处于同一个小类中的离合词的扩展形式有较大不同,如:立春,只有“立了春”“立过春”“立罢春”等几种用法,扩展形式较少,中间只能插入一个字。有的离合词,扩展形式较多,如“鞠躬”,在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语料库中检索到的扩展形式略有如下几种:鞠了躬,鞠着躬,鞠过躬,鞠个躬,鞠三躬,鞠完躬,鞠了一躬,鞠了一个躬,鞠起躬来,鞠极深的躬,鞠了一个近乎九十度的躬。甚至可以调换前后顺序:这一躬鞠下去,他的躬鞠得比他们的更深。像“鞠躬”一样扩展形式如此丰富的离合词并不多见,大多数离合词的扩展形式介于“立春”和“鞠躬”之间。哪个词有什么扩展形式没有规律,是不可预见的。但是,离合词有共同的特点:从结构上看,常见的是前字为动词,后字为名词,组合为动宾结构。动宾结构在汉语中是一种优势的结构,这种优势结构会对其他结构产生类化作用,使不是动宾结构的变为动宾结构,如“慷他人之慨”,“慷慨”本来只有两个字在一起才能表意,却能扩展使用,并且用如动宾结构。还有一些新产生的词,如:“跟帖”为《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收录的新增词,它是动名兼类的动宾式离合词,可以扩展为“跟了一次帖”。由此可见,动宾式离合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总之,由“立了春”我们认识到了离合词扩展使用的广泛性,进而分析了不同离合词的扩展情况及其特点,发现这些离合词的使用在口语中比较常见,扩展形式各异,不具有可推导性,现代汉语表达的丰富多样性于此可见一斑。

(作者系周口师范学院文学院讲师)

(责编:刘颖颖、丁涛)

热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两句

打开时讯快报  查看更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