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你帮我种树 我助你致富(小康路上・绿色力量・关注生态补偿③)

  核心阅读

  在同一个地方,相邻区县之间,森林覆盖率往往高低不一。如何才能普遍激发国土绿化积极性,进而提高森林覆盖率呢?

  从2018年开始,重庆市探索以森林覆盖率为指标的横向生态补偿机制,增绿空间有限的区县向其他区县购买森林面积指标,并支付养护费用。改革激活了保护生态这潭春水,统筹了资源、资金,各方都不吃亏、都能受益。

  

  这个冬天,重庆市城口县的雪来得比往年要早一些。山上飘了雪,家住北屏乡北屏村的郑长菊家柴火通红。她和家人穿着棉布鞋,烤着火,盘算着新一年的生计。

  好消息是,重庆市九龙坡区要到城口县来“买”森林面积指标,并委托城口“照料”,郑长菊家附近就有一片。今后,她就会成为一名护林员,每年有5000元的护林收入。

  为筑牢长江上游的生态屏障,2018年10月,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印发《重庆市实施横向生态补偿提高森林覆盖率工作方案(试行)》,探索以森林覆盖率为指标的横向生态补偿机制。经济发达但增绿空间有限的区县,可以购买其他区县森林面积指标,完成森林覆盖率目标任务,而森林资源较多的区县可以获得补偿,更好保护生态环境。

  3750万元买了1.5万亩森林面积指标

  2019年11月5日,九龙坡区与地处渝东北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城口县签订购买协议,交易1.5万亩森林面积交易指标,九龙坡区向城口县支付横向生态补偿资金共计3750万元。目前,城口县已经初步划定森林片区,确定管护人员,即将打桩挂牌。

  重庆是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近年来,重庆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以开展大规模国土绿化提升行动为契机,大力实施生态保护与修复,提出2018年至2020年营造林1700万亩,2022年全市森林覆盖率提高到55%。  

  不过,重庆每个区县情况不同,对林业的定位也有所不同。有的是产粮大县,有的是主城区,用地紧张,甚至无地可添“绿”;有的区县地处山区,森林覆盖率高,绿化潜力大,可是财政紧张。

  “有的区县认为,我们这里种不了树,无更多的地来种树,植树造林和我们这里没多大关系。我们设计这个机制,就是希望依据森林法有关规定,落实地方政府有责任提高本辖区森林覆盖率的要求,所有区县都共同担负起绿化植树造林责任。”重庆市林业局主要负责人说,同时,要让对生态作出贡献的区县得到应有回报,缓解当地财政压力,实现资源最优配置,最终提高整体的森林覆盖率。

  为此,2018年开始,重庆探索建立以森林覆盖率为指标的横向生态补偿机制,鼓励引导难以达到森林覆盖率目标值的区县,向森林覆盖率高出目标值的区县购买森林面积指标,用于本区县森林覆盖率目标值的计算。

  计算指标,每个区县首先需要明确一个基准。根据各区域定位,重庆将38个区县划分为四类,分类下达目标任务。其中,既是产粮大县又是菜油主产区的区县(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县除外)要求最低,森林覆盖率为45%;有资格出售森林面积指标的区县,扣除交易指标后,森林覆盖率不得低于60%。

  基准确定,心里有“秤”。各地各区县党委政府更加明确主体责任,切实履行提高森林覆盖率的法定职责,由被动完成植树造林任务转向主动加强国土绿化,共同担责、共建共享。

  数量有基准,价格和交易方式也需总体把关。重庆市林业局对交易价格进行总体调节,规定每亩造林补贴不低于1000元,可一次支付也可约定在2022年前分次支付完毕。同时,还需支付相应面积的森林管护经费,一亩森林每年不低于100元,至少管护15年。

  成长中的森林才能作交易指标

  2019年3月,江北区与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签订协议,这是重庆首个以森林覆盖率为指标的横向生态补偿协议。按照协议,江北区将向酉阳县支付7.5万亩森林面积指标价款共1.875亿元,分三年支付。接着,各区县纷纷跟进。2019年11月、12月,九龙坡区政府与城口县政府,南岸区政府、重庆经开区管委会与巫溪县政府签订横向购买协议,成交森林面积指标共2.5万亩。

  九龙坡区绿化空间有限,购买的森林面积指标仅用于九龙坡区森林覆盖率目标值计算,不与林地、林木所有权等权利挂钩,不影响城口县经济收益。

  横向生态补偿并非只是“富县交钱,穷县收钱”,而是要促进双方共同植树造林,实现“贫富搭配,造林不累”。“我们能卖的是还在成长的森林,已经成材的森林要剔除。”城口县林业局党组成员黄国庆说,他们并非“坐地生财”,而是要“勤劳致富”,依靠新增森林去“赚钱”。

  在城口县,马尾松较为常见,三五年的还只是幼林,需要用二三十年时间培育管护才能生长为成熟森林。交易资金就是要花在这些方面,有效帮助城口新增森林资源。

  对于这笔钱,重庆市林业局将定期监督,审计部门进行审计,确保交易资金用于植树造林。

  “如果一些区县只是靠现成植被赚一笔钱,然后拿作其他用途,那就违背了我们制度设计的初衷。”重庆市林业局主要负责人说,要让保护生态的地方不吃亏,能受益。

  除了资金监督,重庆市林业局还牵头建立了追踪监测制度,强化考核和激励,督促指导区县签订和履行购买森林面积指标协议,监测认定各区县森林覆盖率,完成森林面积指标转移和森林覆盖率目标值确认工作。对2022年森林覆盖率没有达到目标值的区县政府,将及时提请市政府问责追责。

  多种树多赚钱,绿化更有动力

  横向生态补偿机制实施还不到一年时间,效果已经显现,国土绿化的潜力挖出来了,百姓也能从中受益。

  “多种树多赚钱,那我们继续种!”黄国庆说,2018年,城口县森林面积达330多万亩,森林覆盖率超67%。不过,九龙坡区和其他区县将继续购买森林面积指标。为了保证指标够用,城口县决定加大力度植树造林。

  除了交易需求刺激,资金到位后,造林也更有保障。城口地处大巴山区,岩石多而土层薄,造林成本不低。“有些地方,种树首先要培土,从外面运土覆盖,树才能活。”黄国庆说,城口县财力薄弱,森林生态补偿制度推行后,城口植树造林的底气更足了。在首笔交易中,除去森林管护费,1500万元将全部用于造林。

  对一些需要购买指标的区县,资金压力促使他们深挖潜力、植树造林。一名干部坦言:“我们也有财政压力,与其花钱买,不如自己在郊区再‘挤挤牙缝’,挖掘自身的潜力。”

  渝北区现有森林覆盖率离目标值有较大差距。为了完成森林覆盖率约束性指标,渝北区将大规模国土绿化提升行动与乡村产业振兴结合起来,决定新建10万亩特色经果林和10万亩生态林。

  为了造林,渝北区四处寻找“边角地”,在干线公路、农村道路和水系旁大量种植行道树、护岸林和水源涵养林,场镇周边、农村房前屋后也种上了树。

  森林面积指标并非一卖了之,还要卖出区县看管养护。“森林放在我们这里‘养’,我们帮忙请‘保姆’。”黄国庆说。

  首批“认养”,城口一共请了200多名“保姆”,郑长菊就是其中一名。几年前,她和丈夫从沿海省份回家。丈夫在当地务工,她在家务农。今后,她有了新任务,每天要去她的分管区域转转,查看病虫害情况,防止有人盗伐,一旦发现火情苗头,及时报告。

  “家门口护林,还有收入,日子更有奔头啦。”郑长菊家年收入6万多元,护林挣的5000元是不小的一笔收入。快过年了,她打算给孩子多买几件新衣裳。


  《 人民日报 》( 2020年01月16日 15 版)
(责编:岳弘彬)

热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两句

打开时讯快报  查看更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