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专访 | 厚仁教育科技创始人吴建宁:大语文崛起是时代的必然

“曾经也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做出口成章,说起来这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当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谈及为何投身教育行业时,厚仁教育科技创始人吴建宁这样总结道。

出口成章是一款基于AI技术的中小学生汉语朗读评测应用,2018年3月正式上线。由于汉语朗读评测市场的相对空白,应用上线后,通过用户口碑传播,不到3个月,他们就获取了四五万用户。

吴建宁透露,上线一年多以来,出口成章APP已进入1万多所学校以及200多万小学生家庭。除了朗读评测工具外,围绕中小学语文教育,他们也上线了轻课、直播课等增值内容。

但吴建宁并没有满足于做一款工具应用,在打好语文教育的基础后,他还有一个更为宏大的目标:借着国家文化复兴的战略,推动汉语走向世界,为海内外2亿用户打造一个中文在线学习平台。

专访 | 厚仁教育科技创始人吴建宁:大语文崛起是时代的必然

厚仁教育科技核心团队,前排左四是吴建宁

偶然与必然

“偶然怎么讲,我儿子说话特别晚,上了幼儿园三个月才开始开口说话,大家都说贵人语迟,所以我当初并没有在意这个。”

直到儿子上了小学,吴建宁才发现问题的严重,“就是我的儿子几乎不太会朗读”。比如,即使坐在旁边可能也听不清他儿子在读什么,还有就是看字会跳行,丢词丢句也很常见。但老师说,这在小学一年级是正常现象,不过这个问题一直到三年级还没有改善。

因为儿子妈妈是播音主持出身,还曾获得过大连朗诵比赛亚军,结果孩子朗读有问题,这渐渐成了吴建宁的一个心结。

于是,吴建宁就开始为儿子寻找改善朗读的方法。后来,他遇到一位专门帮孩子做语音矫正的医生。医生看了后却说,他儿子根本不需要做矫正。

“医生说像我儿子这种情况,是由于小时候的发音训练不够所致,有些口音肌没有打开,所以说话别人听不清。”

儿子跟着医生训练了三个月后,结果他发现问题确实有了很大改善。与此同时,他也在思考,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孩子在家里也能进行训练。

创业前,吴建宁曾在东软工作17年,长期从事教育工作。他在东软最后负责的项目是一个儿童阅读平台叫“哪吒看书”,在做这个项目过程中,他接触了大量小学语文老师和校长,这些老师普遍反馈了语文教学中的三个难题:朗读、阅读和作文。

老师们普遍认为,朗读很重要,不仅是对学生语言逻辑、能力的训练,还对语文思维培养,包括对孩子自信心的培养,都是至关重要。但是朗读作为一个重要的教学和学习方式,没有一个合理的考察和评估手段,老师根本无法有效管理。

对当下中小学语文教育所面临的困境有过充分调研后,加之儿子的朗读问题,吴建宁再次投身他所熟悉的教育行业就成为一种必然。

用AI切入语文教育

有了做朗读的想法,吴建宁很快就和朋友讨论出一个可行方案,那就是用AI语音识别技术给孩子的朗读进行评测和打分。

2017年9月,吴建宁创立厚仁教育,着手组建团队研发出口成章APP。他们技术团队利用语音识别技术和特定算法模型,做出了一套标准的评测工具。花了快一年时间,做出了产品模型,做了MVP测试,又找了一批学校老师试用,很多老师表示愿意用他们的APP给学生布置课后朗读任务。

老师们为什么愿意使用,根本在于他们用技术手段给老师、学生和家长减负增效。前面曾提到,朗读的考察、评估和管理手段很少,普遍情况是老师布置完作业,让家长回家监督孩子朗读课文。怎么考核,一般都是家长用微信语音把朗读发在班级群里,或者是家长拍段朗读视频发给老师。

显然这样的方式,无论对于老师、学生还是家长来说,都是某种负担。老师要收集和反馈每个学生的作业,家长要监督孩子学习,学生得不到及时、专业的反馈和指导。

在APP上,老师统一布置任务,然后可以随时跟踪学生朗读的进度和质量,并且可对朗读质量标准设置一个最低分数比如85分,这个时候读几遍就没那么重要了。如果学生读三遍就达到90分,就没必要一定要读10遍。这也是教育的应有之义,只是过去没有其他好的手段,只能用数量的指标来做考核。

“当孩子对着出口成章APP读完一篇文章,随后AI就会对这次朗读进行评测,最后会给出一个综合的分数。”

他表示,因为孩子往往不知道自己读的好不好,当APP给朗读打了一个60分或70分时,不用家长说,孩子肯定会好好再读一遍,“这就是学习过程中的实时反馈,对小学生特别重要”。

于是,他找了一篇文章演示了下,故意将某个词的发音读错,然后APP就及时做出标记,进行纠正。借此,他认为AI在教育中的应用其实没有那么神秘,做一些最朴实的应用,以解决问题为主,其实不用讲太多高大上的东西。

专访 | 厚仁教育科技创始人吴建宁:大语文崛起是时代的必然

出口成章APP上的学习课程

据吴建宁介绍,公司技术团队大概在20人左右,而在AI应用上主要分为三步。

第一步,基于语音识别技术做了一个智能评价系统,基于深度学习算法,正在不断优化中。

第二步是情感识别,目前还在丰富和完善。他表示,技术团队针对语音的准确度、流利度、清晰度和音量做了标准算法,但是情感识别相对还差点,因为在自然语言处理中,情感评测最难。比如你说一句话,从技术上很难评价你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但如果放到特定语料库场景下,情感评测我们是知道是可以做的,因为语文朗读是一个单一场景。现在我们叫朗读,如果情感做的更好的话,就可以叫朗诵了。做这个就是想要让我们的工具水平变得更高。”

第三步是研发基于用户学习行为数据挖掘下的自适应学习平台。他表示,自适应学习目前尚未完成,对于这个框架逻辑是清晰的,还在积累用户的学习数据。现在他们不断的去给用户打标签,未来当用户打开APP,系统就能够为用户推荐想要的学习内容。

做自适应学习平台显然有不少难度,但吴建宁还是认定了必须要做。“孔子提出的因材施教什么时候做到过?而未来AI自适应带来的一定是个性化的因材施教。”

大语文崛起是时代的必然

而谈到大语文这个话题更是勾起了吴建宁的兴趣。

“我觉得大语文在今天的崛起,背后有深刻的社会逻辑。从改革开放到现在,英语被社会推到了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到今天我们发现很多人把语文给忽视了,这其实是不对的。”

他认为国家其实早已意识到这个问题,其中“四个自信”中就包含文化自信。在文化自信大的战略驱动下,全国中学生开始使用教育部统编语文教材,与此同时,在语文教材中大量植入传统文化内容。新版语文教材中,传统古诗文经典内容增加了87%,这其实都是一个信号。

如果简单从一个学科角度来理解语文,就有些狭隘。在他看来,语文教育的内核,首先要肩负传承一个民族的文化,承载的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和价值观。然后在此基础上传递的是人文教育、最后落实到认字、阅读、朗读、沟通和语言层面。

“首先在大道上,语文应该传递的是民族的文化和精神,而在过去多年的语文教育中,我认为这些被丢掉了。这也是今天要复兴和改变的东西。”吴建宁指出,这是为什么他2017年不去跟风做英语的原因,就是看到了大趋势。

基于这样的认识,在设计出口成章时,他们就考虑到这些问题,花费了大量精力去做经典诵读语料库,整理文字原料库,把通假字、多音字去掉做标记,再找专业的主持人进行诵读配音,目的是让孩子能够方便地朗读和学习经典古诗文。

吴建宁将大语文的定义分为三个维度。第一,语文的基本方法是听说读写;第二,从内容构造的逻辑看,语文就是字词句章;第三,从内容的维度看,大语文包含文学、历史、哲学、科学等学科。所以,在他看来,出口成章也是一个超越狭义语文概念的通识平台,在此逻辑下,未来平台上的内容体系将会融入更多内容,甚至包括音乐、美术。

专访 | 厚仁教育科技创始人吴建宁:大语文崛起是时代的必然

厚仁大语文知识体系

从工具到中文在线教育版图

如果说在改革开放大的时代背景下,塑造了新东方,塑造了一大批教育上市公司;在如今复兴语文教育,重振传统文化的时代背景下,一定会出现类似新东方甚至是更大体量的公司,以推动汉语走向世界。

吴建宁说,这个大趋势和目标是他当初创业的原始动力。要推动汉语要走向世界,意味着必须要走出去。

“我们现在也在跟新加坡马来西亚一些公司接触,怎么去做这种海外作文教育,我们已经有很成熟的想法。但现在做海外中文教育有个核心问题,就是缺乏师资。不管是去海外办学,还是通过线上教学,老师从哪里来?”

但吴建宁并不担心师资问题,出口成章上注册了8万多名语文老师,他估算按照5%的比例筛选,也能筛选出近4千人,通过互联网去做海外中文教育。

实际上,马来西亚一家做中国留学业务的中介机构在看到他们的产品后,曾力邀他们来马来西亚做中文教育。

而且等到合适时机去做海外中文教育,他认为还得重新再做一个新产品。海外用户的习惯和特点与国内不一样,所以产品逻辑也要变。

他的最终目标是围绕两亿用户来做中文教育,其中国内一亿小学生是他们的目标用户,国外一带一路上一亿学汉语的人也是他们的目标用户。

“跟别人相比我们走了一条更冷静的路,我愿意花时间去做经典诵读语料库,去做配音等这些基础性的工作,因为我知道这是学语文的基础。我觉得先把基础打好了,最后这些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先不要那么着急。”而吴建宁现阶段也没有急于去布局海外市场。

总结来看,厚仁教育通过汉语朗读评测切入语文教育,然后开始了基础语料库的建设,形成一个工具导流平台,从而推出轻课、直播课等增值内容。与此同时,他们也在力图抓住时代变革的机遇,实现从一款工具应用向一个全球化的中文在线教育平台的蜕变。

而这将注定是一个更具挑战的故事。(雷锋网雷锋网)

热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两句

打开时讯快报  查看更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