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美术界名家缅怀方增先先生:一支为农民塑魂造型的笔停住了

美术界名家缅怀方增先先生:一支为农民塑魂造型的笔停住了

方增先在作品《祭天》前

一支为中国农民塑魂造型的笔停住了,一个穿越新中国建设和美术70年创作的脚步停止了。2019年12月3日19:36,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院长、原上海美术馆馆长方增先因病在上海逝世,5天前他在病床上度过了88周岁米寿。方增先先生的离去,引发了中国美术界的强烈反响。冯远、许江、范迪安、杨晓阳、徐里、何家英,著名美术家郭怡Q、田黎明、吴山明、张立辰、陈家泠、杜滋龄、尉晓榕在方增先先生逝世后的第一时间分别接受了人民网记者的专访,深切缅怀方增先先生。

如果从解放初方增先入读杭州国立艺专算起,2019年是他从艺70周年。杭州国立艺专后改名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中国美院前身),1955年方增先创作了新国画人物画《粒粒皆辛苦》,与李震坚、周昌谷、顾生岳、宋宗元等,摆脱了用西化审美创作水墨材料国画的窠臼,确立了符合中国画审美规范的现代中国人物画,开创了新中国人物画的革新之路。方增先先生介绍新中国人物画创作技法的专著《怎样画水墨人物画》出版多次,总发行量达百万册。这本小册子成为几代美术爱好者走上美术之路的共同记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方增先先生创作出《说红书》《艳阳天》组画。在改革开放以后,方增先出任上海美术馆馆长,在创作上进入了新的境界,创作了《母亲》《帐篷里的笑声》等代表作。进入新世纪,方增先创作了《家乡板凳龙》和巨幅长卷《祭天》《晒佛》等代表作。方增先是一位以深刻的学理引导时代,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有自己精品力作的艺术大家。他的作品无一不是“以人民为中心”的,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

在方增先先生逝世前最后一次进京举办大型个展时,《人民日报》刊登了《保持探求的眼神――论方增先的人物画创作》,文中方增先说道:“我始终把自己的老棉袄扎的很牢很牢,我是农民的孩子……我保持了艺术家的真诚,也承担了艺术家的孤独。那一份忧世悯农的心自始至终萦绕在我的笔端。”

 

【1】【2】【3】【4】【5】
美术界名家缅怀方增先先生:一支为农民塑魂造型的笔停住了
(责编:刘颖颖、丁涛)

热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两句

打开时讯快报  查看更多

推荐阅读